第五話 地圖



  行程安排得不算緊湊,加上我的『歸心似箭』,回到旅店的時間,還真是早得不得了,還不到晚餐時間,就已經梳洗完畢。剛回到旅店時,導遊還在嘀咕,擔心是自己行程安排得不夠精采,直到我推說是身體不適應,才算安撫了因接機遲到而內疚的導遊,他高興地與我們約好隔日的行程之後,總算甘願地離去。


  晚餐在旅店解決,老闆娘上菜時,一直以防賊似地表情看著我跟不良。好不容易捱過了晚餐,總算在老闆娘收拾殘局,不良也回房休息的時候,老闆桑德找到機會與我談話。


  「先生,您今天早上,是不是看到了什麼?我一定要知道,因為我不想又嘗到被人以異樣眼光對待的滋味。」在跟著老桑德走到屋外之後,老桑德第一句話就是這麼對我說的。


  「桑德先生,請叫我『霍克』。」我看了老桑德嚴肅的態度,決定對老桑德說實話:「早上我的確在樹林裡迷了路,是一個嬌小有著尖尖長耳的女孩帶我走出樹林的,這樣……能夠讓你信任了嗎?」


  這時老桑德忽然腳一軟,要不是我趕緊扶住他,他大概真會跪倒在地上,「桑德先生?你還好吧?怎麼回事?」


  「沒事,只是太高興,有點暈眩……四十五年,四十五年了啊……從來沒有人相信過我……」桑德抬起頭,抓住我的手臂,一臉地老淚縱橫。


  看到這樣,我不禁同情起老桑德,想想,四十多年,被人以異樣眼光凌遲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
  「閒話就不多說了,免得我妻子又要叨唸,她一直很氣我對當年的事情念念不忘,」老桑德左右張望,「在我很小的時候,那時候接近二次世界大戰尾聲,我還是個孩子。有天下午,我在父親書房裡練習寫字,因為很無聊,便將父親放在旁邊的幾本書拿來亂寫,事後怕父親責罵,就這樣溜到樹林去。樹林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地方,也不用怕迷路,」老桑德說到這句話,恢復心情,孩子似地朝我眨了眨眼,讓我有點好氣又好笑,「不過那時動物比較多些,所以家人一向不准我跑得太深入。但那天實在顧不得囑咐,只想到能躲多遠就躲多遠,就這樣走到我平常也沒去過的地方。在那裡--我看到了神話中的生物!」


  講到這時,老桑德的眼裡已經沒有我的存在,表情明顯地像是在回味當時所見般,瞠大了眼。


  我趕緊詢問他:「什麼模樣?你怎麼知道是神話中的生物?」


  「我當時也不知道,只看到一些有著其他生物下半身的男女、頭上長著獨角的馬,也有小小的、有著昆蟲翅膀的人,在盤旋飛舞著,還有許多有著長長尖耳的男女,都圍著一個有著長長尖耳的女孩,在聽她唱歌……一種沒有歌詞,旋律醉人的歌聲。」老桑德一口氣,毫不停歇地說出過去的情景。


  「當時我很害怕,躲著不敢出去,就這樣聽著那歌聲聽到睡著。後來家人找到我,免不了一頓責罵,」用大掌抹了抹臉,老桑德繼續說:「尤其在我講到我在樹林裡所見的景象,更當作我是為了避免挨罵而撒謊。」


  老桑德搖搖頭:「我不甘願被說撒謊,就翻遍父親所有的書籍,最後在我亂寫闖禍的書裡,找到了那本有著圖畫、介紹那些生物的書。我拿給父親看,父親大怒,搶下書,說我不知悔改,說這樣的書在殘害我的心靈,並一把將被我寫了自己名字的空白書頁扯掉。就這樣,在這小村『說謊桑德』的名聲就……


  看著老桑德又陷入低落的情緒,我趕緊轉移話題:「那之後你還有看過那些生物嗎?」


  「不,我再也沒看到過。不管我再怎麼找,即使是去當時看到那些生物的地方,不管哪種時間,我都沒有再看到過,」老桑德嘆了口氣:「所以後來村子裡的人,都當我是瘋子、說謊者,雪莉能嫁給我,還是不顧周遭反對的結果,條件就是……我再也不能提到那些『謊言』。」


  「你當時是在哪邊看到那景象的?」避免老桑德又走入傷感回憶,我趕緊把話題拉回正軌。


  「啊啊,我畫了張地圖,」老桑德在自己全身上下的口袋翻找,「今天趁雪莉不注意的時候畫的,我想說你要是真的有看到什麼,就把這張地圖給你。」


  我伸手接過地圖,看著老桑德,深深吸了一口氣:「謝謝你,很高興今天有告訴你我的遭遇,我想我會去看看的。」


  「不,我才要謝謝你告訴我,讓我確定我不是個瘋子。」老桑德激動地握住我拿著地圖的雙手。


  我打定主意,明天狠下心推掉跟導遊的行程約定,才不管導遊先生會不會又哭給我看。




  第六話 欠揍的不良



  才回到房間,就看到不良鬼鬼祟祟地從我的行李旁邊跑開,雖然不知道他在做啥,但依照從小到大的經驗,絕對會是令我火大至極的事情。


  一個箭步衝向我的行李,果然,我那本『傳說中的生物』不在原來的地方!


  「我的書呢?!給我交出來!!」我完全不敢想像,這個豬頭會對我的書做出怎樣的事情。


  「好嘛,好嘛,我又沒有怎樣……」不良一付心裡有鬼的表情,拖拖拉拉地把書從背後拿出來。


  我搶過書,趕緊把它從頭到尾翻過一遍撿查,正當我因著什麼都沒看到,而快要鬆口氣的時候,在最後一頁我因個人收藏怪僻簽了一個小小名字的地方,哭笑不得地看到不良簽在我簽名旁邊的大名,還畫了一個很大的愛心!


  「你這個渾蛋!這是我在網拍上搶購下來的古董原文書耶!我花了多少精神跟人競價,花了多少錢買的,你他媽的給我在上面簽名加畫愛心?!」我氣得口不擇言,連粗話都出籠了。


  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你自己也有在上面簽名啊,」不良被我的怒氣嚇到,嚅囁地說:「我只是希望我們友情不變啊……


  他從來沒看過我這麼生氣,吞了下口水,繼續申辯:「我看你很喜歡那本書,所以才想說在上面把名字跟你簽在一起啦……


  聽到這種無厘頭的辯解、說明,我簡直快暈過去了。這是什麼邏輯?因為我喜歡這本書,所以要跟我簽名簽在一起以保證友情長存?簽名簽在一起就能保證友情長存嗎?那麼那些一起在結婚證書上簽名的男女,怎麼沒有保證到絕不變心?這傢伙的思考線路到底是怎麼接的?


  我看著不良氣得再也說不出話來,為了避免我真的一時衝動,惡瞪了不良一眼之後,拿著書轉頭就衝出房間,也衝出了旅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
  我怒極地走進旅店後的樹林裡,不是我不怕迷路,而是真的氣極了的不假思索,只想走得遠遠的,不想再見到這從小無厘頭的死黨。


  由於滿腦子裡都是這死不良從小到大的無厘頭行為,等到我發現我跑太遠,已、經、又、迷、路、啦!雖說很清楚知道這是自己衝動造成的,但是,恨事不禁又、添、一、筆!帳還是算到不良頭上!


  良久,我還是找不到方向,「好吧,我承認是我自己太衝動,」我有些後悔地在心理默禱,「如果今天晚上能夠平安回到旅店,我一定不對不良這次所做的豬頭事再發脾氣!」嘆了口氣,幸運是不會發生第二次了吧?我猜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
  我後悔、緊張於自己迷路的時候,我所不知道的,是不良在旅店急得要死。



  英文不好的不良,跟老桑德比手畫腳了老半天,依然雞同鴨講。無法溝通的焦慮加上對我的擔心,讓不良連個手電筒也沒帶地,沒落後我多少時間,也跟著衝進了樹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
  我花了不少時間,絕望地跌跌撞撞、緩慢摸索著回途,忽然想起老桑德給我的地圖還在我褲子口袋裡--也就是說,如果我找到明確的地理目標,也許我能夠找到回旅店的方向也不一定。


  一旦有個希望,浮躁的心馬上就鎮定下來了。我對著月光端詳那張地圖,努力地從潦草的地圖上辨識目標物,並且試著比對剛剛走過的小徑,所幸老桑德畫地圖的準確度還算夠,還真給我摸出個所以然來。


  發現剛剛胡亂摸索的方向,跟回旅店的方向是完全相反的,表示,我浪費了大把的力氣在越走越遠上。想到還得花相同的時間走回旅店,我乾脆坐在地上開始研究地圖。


  現在的位置,大概居於老桑德在地圖上標示看到神話生物的地方,和旅店的正中間。我開始猶豫,距離差不多,是回旅店咧,還是直接殺到目標點去?回旅店似乎安全些,畢竟不知道樹林裡面到底有沒有掠食類生物,但是,就快到那個目標地點了耶……


  我低頭摸了摸放在身邊的書,依然無法打定主意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
  「沙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又是有較大型生物在附近移動的聲音!我有些期待,期待是早上的那個女孩,但是『通常幸運不可能發生第二次』是我的信條,所以我還是一面看向發出聲音的方向,一面在地上摸索有沒有可充當武器防身的物品。


  心裡暗叫了聲「糟糕!」,剛剛因為研究地圖,特地挑了一個月光明亮的地點,也就是說,現在自己是暴露在月光下,毫無掩蔽的地方。頭一次如此想念光害嚴重的都市,無論如何絕對不會像現在,完全看不到究竟是什麼在發出聲響。


  這次的聲音比早上那女孩要大得多,想來果然幸運不會再度發生,我緊抓著自地上撿起的粗大枯枝,擺好易於使力的姿勢,準備卯足全力,給那東西--不管它是什麼--來個迎頭痛擊!


  「啪!」逮到機會,我用力地揮擊下去,連枯枝都打斷了。


  「哇靠!他馬的痛死我了!!」定睛一看,只見不良抱著頭,蹲在地上喊痛。「你個見鬼的死臭蛀書蟲!你怎麼打我啦!嗚……痛死人了啦!」不良眼冒金星指著我,滿臉委屈地控訴。


  這情況實在有點像是搞笑電影裡的情節,要不是我驚魂未定,還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態,恐怕我會大笑出聲。


  「怎麼是你?」我聲音微帶著顫抖地問:「你怎麼找到我的?」


  「我擔心你嘛,」不良仍蹲在地上抱著腦袋,「跟老闆講不通,我就自己跑出來找你啊……天哪……我的頭好暈…………


  「你跟老闆講得通就見鬼了,你還好吧?」我剛剛敲得那麼用力,他沒被我打暈還真算偷笑了。


  雖然還有點氣他,但是太清楚不良的個性就是想到就做,不會考慮太多,講得好聽叫『天真、單純、直腸子』,講得難聽就是『豬頭、無厘頭外加沒神經』。自己也反省過太小題大作,剛剛又意外地揍了他,再多氣也扳不起臉來啦。


  不良見我沒扳起臭臉,明明還痛得齜牙列嘴,仍然露出一貫開心的笑容:「應該等下就不暈了。」


  見他這反應,我真的氣消了。「嗯,等你不暈了,就一起回旅店吧。」


【待續】
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lass 的頭像
Glass

宅貓的奇幻世界

Gla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