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為什麼會看得到?」娃問正在玩著線上遊戲的我。

 

  正在專心打怪、分心抽菸的我,被她突如其來的問題驚得嗆咳連連。

 

  好不容易順過氣來,「為什麼問這問題?」,很奇怪向來看不到「怪力亂神」的娃怎麼會忽然這麼問,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我,只好回問。

 

  「沒啊,就好奇咩。」幾乎可以想像娃聳肩的模樣。

 

  我還是搞不清楚她問的重點,「總還是有原因的吧?妳不也都透過我知道看到了些什麼啊。」,分心回應的結果,是腳色死翹翹了。

 

  「啊--抱歉。」娃用同情的心情透過我看著螢幕。

 

  嘆了口氣,把腳色復活回重生點,暫時停下遊戲,決定專心跟娃聊聊。

 

  「好吧,妳想知道什麼?」

 

  「為什麼有的人看得到、有的人看不到的原理。」呃--有夠言簡意駭的說法,看上去似乎沒辦法短時間搞定。

 

  我搔搔頭,想著要怎麼說,才能夠讓娃意會:「這樣說吧--妳懂電腦,對吧?」廢話。她當然懂,我懂多少她就懂多少。

 

  感覺到娃的回答後,我繼續說:「如果,把人看作一台組裝完成的電腦,每台電腦出廠前,都會在內部灌上各類的軟體以供出廠後使用;然後,陰陽眼的能力,就是其中一種軟體。」說到這,感覺到娃可以認同,「有灌這種軟體的人,就能夠讀到『鬼』這類的檔案,沒有灌過的,就算這台電腦已經被告知檔案在哪個資料夾,當然還是連找都找不到囉。」

 

  娃無語,感覺到她可以認同這樣的解釋,並且正在思考,便將手伸向鍵盤、握上滑鼠,準備繼續遊戲。

 

  「那為什麼同樣的『檔案』由不同的『電腦』解讀,卻會是不同的形象?」娃不自覺的使用我的比喻來提問。

 

  我只好認命地又將兩手縮回來,不過不能怪她會這樣問,確實,我跟「同類」的朋友互相交流、閒聊的時候,是有這樣的情況。

 

  像是我可能看到的是乾淨的形象,朋友看到的卻不怎麼好看;又或者我只是感覺到,並不見得直接看到,而朋友卻是看得一清二楚;或者我是只有眼角餘光看得到,也有朋友是正眼看到滿街都是;另外,除了「看到」之外,也有「聞到」特別的氣味卻不見得有看到些什麼,或者是只「聽到」某些聲音不見形影。

 

  「因為軟體功能不同、範圍不同,簡單說,就像是不同型號的軟體,雖然都是類似的功能,但是完整性有差。」我看了看眼前的滑鼠,「比方說光是羅技的滑鼠,雖然都是供滑鼠使用,因為功能差異,會有很多種版本的驅動程式一樣,更何況有那麼多不同廠牌的滑鼠,版本更多。」

 

  「也就是說,除了軟體不同之外,還跟硬體相關?」娃舉一反三,「硬體沒那功能的,就算軟體版本有,也用不上?」娃一面說著,還伸手戳了戳滑鼠。

 

  「是啊,是啊,就是這個意思。」很滿意娃的反應迅速,這樣我應該可以繼續遊戲了吧?「還有沒有其他的問題?沒問題我要繼續了唷。」

 

  娃簡直就像等著我問一樣,「有啊--那為什麼你在外面讀得到,我在外面就讀不到?」

 

  又想了想要怎麼解釋,「就把身體的五感當作是由身體這接收器接收到的資訊,我們的情況是因為五感的接收器雖然只有一組,但是有兩台電腦在共用這組接收器接收到的訊號;而哪台電腦為主的時候,就跑哪台電腦的軟體,就這麼簡單。」看來最源頭的問題應該是這個。

 

  「喔,可是這樣還是不能解釋,為什麼你在外面的時候,我可以『感覺』到你讀到了什麼,而我在外面的時候,你卻什麼都讀不到耶。」像是在強調這個問題一樣,娃接管身體,伸手拿起滑鼠亂按,果然我不再感覺到剛剛還瞄到在腳邊鬼混的狗狗靈體。

 

  「因為啊,兩台電腦有互相分享,所以,跑我這台電腦的時候,用的是我的軟體,妳會分享到檔案內容,跑妳那台電腦的時候,用的是妳那台的軟體,妳就讀不到檔案了,我分享啥?」看著螢幕上我的腳色被她趴趴造,有點心急。

 

  娃似乎滿意了,正想問如果沒問題的話,能不能放我繼續玩的時候,忽然發現娃正在登出我的腳色。

 

  「喂喂喂,妳在幹麻?難道還要繼續問?」不是沒問題了嗎?怎麼還不放人?

 

  娃聳肩笑笑,「唉唷,就是問題都問完了啊,現在我可以放心玩遊戲了。」

 

 

  哇咧--有沒有天良啊?問題問完了就變成換妳玩啦?我不依啦!!!

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lass 的頭像
Glass

宅貓的奇幻世界

Gla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