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原來是真的!』西方篇


  第一話 度假

 

  我躺在導遊幫我們租的小遊艇躺椅上,懶洋洋地將剛剛看一半的『傳說中的生物』(*註1)蓋在臉上;想著剛剛看到關於人魚的敘述,什麼歌聲優美啦,長相讓人驚艷啦,以歌聲豎琴引誘航海者入水啦,還真是令人佩服古人想像力的豐富,明明個『海牛』(*註2),也能穿鑿附會到這程度。

 

  「喂!你渡個假還帶書來看?」

 

  同行的死黨--不良,一把拿起我臉上的書,啪地一聲,甩到躺椅下邊;我皺了皺眉,撿起書:「拜託,也不用這樣傷害我的書吧?」

 

  「好啦好啦,書蟲先生,我道歉。走啦!來到這種世外桃源你不下海,遭天譴唷!」

 

  不良嘻皮笑臉地把我從躺椅拉起來,推著我走向船緣,嘴裡還念念有詞地說著:「看你這麼懶,泳技還這樣好,真不知道哪邊練來的。」

 

  我笑笑,伸展身體稍稍熱身。不良趁著我搖頭晃腿,正在熱身的這空檔,有一搭沒一搭地與我閒聊著:「喂--書蟲,你剛剛在看啥書啊?連來度假都還帶著的書,內容一定很『引人入勝』齁?」

 

  看不良那種笑瞇了眼的表情,猜也猜到思想不知道歪到哪去了,「呿,省省你滿腦袋的黃色廢料吧,少拿來污染我;我在看神話生物描述啦。」

 

  「神話生物?那是啥個東東?」

 

  「老兄……不要告訴我,你只對內容含A的東西有興趣。」我嘆了口氣,有時候真想掰開不良腦袋,看看裡面除了那些十八禁的玩意兒之外,還能剩下些什麼東西。

 

  「人魚、半人馬、牛頭人、妖精……」一面點名剛剛看過還有些印象的物種,趁著不良呈腦筋打結狀態,順手拿起當地導遊幫大家準備,現在只剩下我的份的水肺穿戴好:「後下水的是小狗!」,大聲叫完,立刻領先死黨入水。

 

  不理會艇上慢了一步哇哇叫個不停的不良,我慢慢地往較深的地方游去,順著海底的礁床,各色珊瑚、海葵,讓人目不暇給。順手給了些魚餌,不怕人的熱帶魚馬上就圍繞在自己身邊。隨著豐富的景色,游到哪就觀賞到哪,心裡想著,導遊挑的景點不錯,沒有過大的海流,較大的掠食類也不太出現的區域,真可謂是安全無虞,老少咸宜啊,連初學者都可以安心玩賞的環境。

 

  只是……太熱鬧、太花俏,對我來說,這樣的景色略嫌無趣了些。

 

  因著那一時突來的『無趣感』,任由自己朝著更深更幽暗的水域潛去;不知不覺中,已經到了相當的深度,離開遊艇,也有了很大的距離;這時,那種彷彿天地間就剩下我一個的寧靜,讓我完全放鬆,「真好,這就是我勤練游泳以及喜愛深潛的原因啊。」

 

  驀地,感覺到一股視線,雖有些訝然,也只當作是有人跟著我游遠了;返過身,打算向來人打個手勢,但看到的景象,卻讓我驚得連嘴裡的接口器都掉了出來,更是連灌了好幾口海水。

 

  微呈湛藍的礁床上,如同人立般『站』著一個人影,不,魚影,不……該死的就是人魚!

 

  她灰藍色的眼眸,靜靜地瞅著我;只見她隨著海波蕩漾的髮,在身後翻滾著;藍色閃耀的魚尾鱗片,似珍珠靈動;迷濛的眼神,纖細的姿態,揣著似豎琴般,不知用途的物件;我瞠大了眼,這驚鴻一瞥的短短數秒,在我來說卻像是無法思考的永恆。

 

  潛水老經驗有什麼用?什麼想法也比不過眼見為憑的震撼!

 

  驚慌間,壓根忘了潛水的規則(*註3),只是順著本能拼命往海面游去;到了海面,果然頭暈目眩,幾乎馬上陷入休克;所幸不良因為在找我,與我距離較近,恰好人又在接近海面的地方,也虧得他眼尖,才能立時跟上救了我。

 

  不良拼命將已呈昏迷的我拖游到船緣,大吼大叫驚動了所有人,大家七手八腳把我拉上遊艇,場面一片混亂,在經驗豐富的導遊做完緊急救治之後,隨著我的情況慢慢穩定,大夥才總算鬆了口氣;才剛恢復神智,只聽不良在我旁邊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叨唸:「你搞啥啊你?你這樣我要怎麼跟你媽交代啊?經驗豐富是在唱假的唷?不要丟下我啦!」,已經語無倫次到了頂點。

 

  「好樣的,剛清醒就讓我聽這個。」我翻了翻白眼,心想真不知道他女友怎麼受得了他,只能說是再次證明他女友是枚『神人』。

 

  見我好些了,不良忍不住逼問我是怎麼回事,導遊也緊張地問說是不是附近有危險、鯊魚之類,我搖搖頭,只推說被忽然衝向自己的章魚給驚嚇了。導遊聞言放下心離去,大家見我大驚小怪,也笑笑離開,唯不良站在一旁瞇著眼不肯信。

 

  我閉上眼,裝作休息,「真的嗎?」果然耳邊襲來不良怪腔怪調的質疑,我閉著眼對他點了點頭,佯怒說:「安啦,太久沒潛水,帶種拿這虧我你就死定了!」

 

  至此,不良才真算是放下了心,順手往我肩頭小搥了一拳:「不要再嚇我,你就好好休息吧。」,說完也跟著離開艙房。

 

  在所有人都離開後,我睜開眼睛,看著艙房門外躺椅上,自己入水之前放著的那本『傳說中的生物』發楞;強忍著身體的不適,在無法思考、有著過多地情緒卻無法理出頭緒的腦海中,像是跳針的唱盤般,一直不停地迴響著一句話:「原來是真的!」

 

 

*註1:虛構書名,如有雷同實屬巧合
*註2:實際應該是[儒艮],被認為是造成人魚傳說的原因
*註3:減壓快速易造成潛水夫病



 

  第二話 意外的旅行

 

  明明回家都過了數週了,我還是像個神經病一樣,拿著那本『傳說中的生物』反覆閱讀,實在無法理解,那天在海底到底看到的是不是真的;我想說服自己,當時看到的一切,都是潛水夫病發作時造就的幻覺,而每每當這個想法揚起,就快要如此堅信的時候,卻又不得不老實地對自己承認,那個『幻覺』才是造成我這潛水老經驗,比個初學者還不如,屁滾尿流地從相當深的水底衝向海面,差點害死自己的主因。

 

  嘆了口氣,仰面把自己用力摔上床,將書蓋在臉上,忍不住又陷入沉思,回想著當時看到的景象;那隨水流翻滾的髮、魚尾鱗片上隱約閃耀的細碎珠光、沉靜的姿態、目不轉睛的專注眼神;每個進入眼裡的細節,都像是慢動作重播一樣,在我腦海裡迴盪著……

 

  「鈴……!鈴……!」,急促而突然的電話鈴聲,差點沒把我的心跳給嚇停;「呿,哪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?」一面自嘲著,一面拿起了依然催魂似地響著的話筒,連個『喂』字都還來不及說,電話那頭已經傳來不良那急吼吼的興奮音調,連珠炮地:「書蟲嗎?知道我老爸吧?在丹麥單身赴任那個!他公司旅遊要叫我去玩耶!還說可以攜伴參加唷!我女友說跟她高考衝突,會耽誤她考試,鳥都不鳥我啦!你要不要一起去啊?」,那個死不良,連換氣都不用地一口氣說完,更不用講到分段或是等我回答了。

 

  「去死去死團長一個人住的家用電話有人接,除非小偷啦!穿同一條開襠褲長大的麻吉,不,我不知道哪個是你老爸!這種說詞簡直像是你還有其他很多個老爸似的!那你就去啊!幫幫忙,這種情況鬼才鳥你!我能說不要一起去嗎?」我也一口氣地把該應對的話給吼回去。面對這少根筋的多年死黨,沒點耐性,還真有可能會想砍人!

 

  用著可憐兮兮的委屈音調:「喔……那就是你也不答應陪我去囉?」,不良的耳朵從來會自動省略含諷的部份。

 

  「日期?飛機班次?我需不需要自付機票錢?簽證?老兄啊……你啥重點也沒講到耶,這樣就要我立刻決定去不去?」除了翻白眼……還是只能翻白眼……

 

  「喔喔喔,那我給你旅行社經辦人的電話,XXXX-XXXXXX,你自己打去問他吧,我們就這樣說定啦!」話還沒落定,接著咖擦一聲,不良講完收線了!

 

  我看著還握在手中,已經發出嘟嘟聲的話筒,一字一字從牙縫迸出來:「死-不-良--」



                    ◇ ◇ ◇



  丹麥 哥本哈根國際機場

 

  「原來不良的老爸已經將這次旅程的機票,寄給了旅行社的經辦,也對,寄給不良恐怕屍骨無存。」蹲坐在哥本哈根國際機場航廈門口的我,看著因等不到接機導遊而不耐,像隻關在動物園裡的熊般,來回繞行著的不良,心底這樣想著。

 

  由於辦理簽證拖到時間,雖然還是來了丹麥,卻跟不上不良他老爸公司內的行程囉,看樣子這趟旅行,只能自己計畫了。

 

  「喂,書蟲,既然跟不上老爸他們,你打算去哪玩?有沒有計畫?」不良繞累了,停下來,像隻蛔蟲一樣,忽然問起我正在思考的問題。

 

  「計畫是沒有,不過我想去個地方看看。」背靠著旅行箱,我把頭擱在屈起的膝頭,百般無聊地回應著。

 

  「是唷?我也有個想去的地方耶,你是打算去哪啊?該不會跟我一樣吧?」不良笑瞇了眼,一付心照不宣的表情。

 

  「媽的!」看到他這表情,我在心裡暗咒了句粗話,「你、這、渾、蛋、不、要、告、訴、我、你、打、算、去、招、妓!」話--又是只能從牙縫裡迸出來,難怪在知道來不及跟上原本旅遊行程時,不良的表情像是中了大獎似的,原來他在打這主意。

 

  看到我的咬牙切齒,不良興奮的臉垮了下來:「可是……這裡是丹麥耶……難道你想去的地方不是這個?」

 

  「我又不是你!」餘怒未平加上心煩意亂,講話口氣不自覺又變酸了,「我想去哥本哈根郊外的海邊,當個普通的觀光客,去看看小美人魚雕像!」是啊,我想去看看小美人魚雕像。會一口答應不良,參加這趟旅行,就是為了去看這尊雕像。

 

  「嗯……好吧,我們不去找活生生的女人,就陪你去看那個冷冰冰的死魚女人吧!」不良那副重義氣的認命表情,讓我想在這裡就直接了結他。

 

  幸好在我還沒痛下殺手之前,遲到的導遊總算到了。

 

  上了車,景點知識豐富的導遊,在去旅館的沿路,幽默且滔滔不絕地解說各個景點的歷史與傳說,像是克莉斯汀堡(Christiansborg Palace)啦、哥本哈根市政廳啦、菲英島(Fyn I.)的奧登色城(Odense)是童話作家安徒生的故鄉啦,當然其中也有我最想參觀以及了解的地方,就是西蘭島(Sjaland I.)位於哥本哈根近郊海邊的美人魚雕像,以及美人魚的故鄉,赫新格(Helsingor)。

 

  旅館被安排得相當偏遠,近乎民宿而不是有星的大型旅館,這是當初跟台灣的旅遊經辦說好的,除了想真正悠閒的休閒之外,順道杜絕不良隨時有可能發生的凸槌、發春行為。

 

  一到目的地,初見這小旅館就立刻愛上它了--簡單的兩層式建築、古樸的外貌、爬滿藤蔓的建築外牆,連帶旅館後面那片樹木茂密、範圍非常大的小山坡樹林,都像是從風景畫中直接搬出來,座落於世間的。

 

  辦理住宿登記時,不良吵著要躺下,只好先跟旅店老闆要了房間鑰匙,方便自己擺平不良。辦好住宿登記,又跟導遊約定隔日的行程和時間,回到房間,就看到不良已經將我的行李打開了,「嘿!這是啥?你怎麼又帶著這本書出來玩啊?」不良從我行李裡抽出那本『傳說中的生物』,拿在手上對我搖晃著。

 

  一把搶回我的書,揚揚嘴角給了不良一個警告的冷笑,不良只好摸摸鼻子,走進浴室梳洗。

 

  仰躺在床上,仔細想想,我也不知道為何會又把這本書給放進行李帶了出來,轉頭看著被自己攤放在床上的書,窗外吹入的風,啪啦啪啦的,自動翻起了書頁。我翻個身趴在床上,伸手就著被風給翻開的書頁將書移近自己。「妖精?」看著被翻開的書頁,忍不住笑了起來,的確,即使我還是不認為這些是真的,這樣優美原始的環境,就算出現妖精也不會太驚訝了啦,還真是夠契合實境的巧合啊。懶洋洋地回身躺下,腦子又不知不覺開始神遊太虛,就這樣進入夢鄉,連愛吵鬧的不良從浴室出來,也沒能吵醒我。


【待續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lass 的頭像
Glass

宅貓的奇幻世界

Gla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